精通9種語言,是天分還是勤奮?11月8日下午,59歲的斯蒂夫•考夫曼先生應浙江大學人文學院之邀,和大學生用中文交流心得。

記者:有人覺得學一門外語就夠嗆了,你卻學了9門。
考夫曼:人是社會的動物,交流是一種需要,我覺得自己最大的愛好就是和不同國家的本土居民交流,這就必須懂得那裡的語言。

豐富自己的生活,學習外語是最好的手段。就像吃一桌菜,你這個也能嘗,那個也能嘗,這是多大的樂趣啊。很多人說中文難學,但我學得最快的就是中文,用了8個月的時間,是在說粵語的香港學的,必須學會認4000個漢字。我看有生字註釋的讀本,有一本《中國文化20講》非常好看;我還看魯迅的《孔乙 己》,看的時候非常想去喝紹興黃酒;還聽侯寶林的相聲,我有一盤他的磁帶聽了100多遍,有時候一邊跑步一邊聽《三國演義》的有聲書。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懂很多語言,其中70%靠的是態度,30%包含了方法、天分等。

記者:為什麼有人學了好幾年英語,可是還是無法用流利的英語溝通?
考夫曼:一些來加拿大的中國留學生,考了很高的托福成績,但說的英語不地道。學習語言一定要講效率,強攻是最好的辦法。學會一門外語如果用三年,還不如用6個月攻克,就像我學中文一樣。外語不像數學是一門知識,學會一種語言是一種突變,全身心地投入去學,就能立竿見影。

要找到對那個國家感興趣的方面,興趣來了就要有堅持的態度。我在17歲前,在加拿大蒙特利爾上學,那是個以講法語為主的城市,雖然學校從二年級 就開始教法語,但我就是提不起興趣。直到上了大學,某個教授激發了我對法國文化的興趣,我才下決心學法語。好的老師就是這樣,能激起學生的興趣,刺激學生 的主動性。現在學習語言有網絡、mp3等設備,學外語更加便利了。

記者:你寫過一本書《語言家———我的語言探險之旅》,為什麼說學習語言是探險?
考夫曼:說是探險首先是冒險。因為你說母語肯定會很舒服,不會犯錯誤,不累。但說外語就不一樣,一開始的時候你常常會覺得自己"笨"。學習語言 不能太追求完美,要容許自己犯錯誤。我在法國留學的時候,要用法語在大家面前演講,有個詞發得不准引來笑聲,我覺得沒什麼難為情的,下次我就深深記住了。 還有,探險是一種帶著好奇的冒險,帶著對語言的好奇心去學,就成了。但大部分人好像不是因為好奇心,很多中國學生都說是為了考試。

記者:你懂九種語言,會有搞混的時候嗎?形容一下這些語言。
考夫曼:極少的。我的母語是英語,她很實用,很方便,但不美;日語不實際,也不優雅,但是一些客套的語氣我很喜歡聽;中文給人的感覺總和歷史有關,很有文化感,我特別喜歡聽北京人的發音;意大利語是最好聽的,像音樂一般;西班牙語很硬,像男人說話一樣。

我現在正在學韓語和葡萄牙語。學會了中文和日語,不學韓語就是浪費,學會了西班牙語和意大利語,不學葡萄牙語也是浪費。

記者:那你做夢的時候用哪種語言?
考夫曼:(愣了一下)應該是英語吧,英語是我的母語。不過有時候也有其他語言冒出來。

記者:孩子很小就開始學外語,有些人擔憂他連母語都學不好。
考夫曼:(使勁地搖起了頭,作不解狀)怎麼會呢?完全不會啊。我7歲的孫女在溫哥華讀書,教材都是用第二語言法語的。當地的教育證明,很小就學第二語言的孩子,要比單純學母語能更好地掌握母語。這一點我也堅信不移。

記者:你的孩子現在也像你一樣會多種語言嗎?
考夫曼:我的一個兒子在倫敦大學教書,只會英語;另一個兒子在耶魯大學教書,喜歡打冰球,會英語和日語。他們似乎對學習語言沒興趣。可能是我太想讓他們多學一點語言,強制太多了,他們產生逆反,乾脆就不學了。學語言就是要靠興趣的,我現在不逼他們。

人物介紹:
考夫曼先生,加拿大人,1945年出生於瑞典,先後就讀於蒙特利爾的麥吉爾大學和巴黎的整治科學研究院。1968年來中國擔任7年的加拿大駐中國外交官。精通英、法、德、意、中、日以及西班牙、瑞典這八種語言,還在五十歲後學會了中國的廣東話。

stark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