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我們介紹一位小鎮義消Mr. Mark Bezos 所做4 分鐘的「一位打火英雄的生命之課」
(A life lesson from a volunteer firefighter),配合周強老師所做的聽力元素的分析,
以聽力十大心法強化您聽英文的能力,可謂一舉數得。

搭過臺北捷運文湖線的人都記得,其中有一站的站名是「大安」站。大安站的英文名是「DaanStation」。如果請老美來唸這個英文站名,他們有極大的可能會唸成[dæn]而不是[da.æn]。原因很簡單,因為英文是拼音的語言,而美國人的唸法是發[æ],英國人的唸法是發[a]。

中文是亞洲的漢藏語系,英文屬歐洲的印歐語系,兩者差別本來就很大。其中英文是拼音的語言,但是中文是一字一音,不做拼音的。英文既是拼音的語言,所以「連音」是很普遍的現象。但是中文因為是一字一音,因此連音非常少,甚至很難舉例。倒是最近的一些 kuso 流行語,很有連音的味道。首先是「踹共」,周強老師最初在媒體上看到這個詞的時候,研究琢磨了老半天,後來才知道「踹共」是河洛語的「出來說」,而「出來說」這三個字因為「連音」而形成了「踹共」。另外一個中文連音的例子是「就醬子」。周強老師第一次接觸到這個詞時,還以為它是「就用這個醬吃餃子」的縮寫,一笑。原來,「就醬子」是「就這樣子」的連音。
英語想說得漂亮 讀音「就醬子」連
英語因為是拼音的語言,所以英語母語者很順理成章地就會有「連音」。很多連音的出現對我們這些英語學習者而言,早已習慣,只是你沒有察覺而己。比方說以下三例:
Los Angeles
洛杉磯英文是「Los Angeles」,美國人絕不會以分開的方式把 Los 說完之後再說 Angeles,而一定是把「Los」 的 s 與「Angeles」的 An 連在一起而說成[lC.sæn.dID.lDs]。
Thank you
「Thank you!」,老外絕不會以分開的方式把 Thank 說完之後再說 you,而一定是把Thank 的「k」 與 you 的[ju]音連在一起而說成[LæH.kju]。
Would you please
「Would you please」,老外絕不會分開把 would 說完之後再說you,而一定是把 would 的「d」 發音成[dI],而與you 的[ju]連在一起而唸成[dIju]。
簡單片語 連音大有學問
多益測驗的聽力部份有許多的連音,它們是如此地毫不起眼,以致於同學在記憶單字與片語的時候,完全想不到這麼簡單的生字片語,竟會是受測者在英文聽力上的難題。周強老師試舉幾個多益測驗常出現「連音」的狀況:

「out of ...」──「out of ...」 是個常用的片語,它有「出於...」與「無...」的意思。比方說,「她出於愛而這做件事。」是「She did this out of love.」;「他已失業三個月了。」是「He has been out of work for three months.」。令人意外的,「out of...」是一個這麼簡單的片語,以至於大部份人不相信自己在聽力測驗的時候會聽不到它。但是,「out」的「t」因為前後有母音,常會轉化為[d]的音,[d]又與「of」的[Cv]音連接,連音成[a7.dCv]。所以簡單的一句「We are out of oat.」,明明是「我們沒有燕麥了。」,可能因為「out」的「t」與「of」的「o」形成「連音」,加上「of」的「f」[v]音與「oat」的「o」形成「連音」,使你在試場壓力之下聽成類似於[We are outdoor vote]的曲解句意。

Why don't you drop off your suit? ──這句英文大部份的人在閱讀的時候,即使不知道「drop off」這個片語的意思,但是從「drop」是「掉下」的字義中,不難猜出這句話是「你何不放下外套?」。但是在聽力測驗而非閱讀測驗的時候,事情會因為「連音」變得較為複雜。「drop」的「p」與後面的「off」產生「連音」,而聲音發成了[dra.pCf]。

消防隊員都水裡來、火裡去的在失火現場搶救火災,但是一位打火兄弟能給我們什麼樣的一門課呢?在這篇標題為「A life lesson from a volunteer firefighter」,時間長度4 分鐘的 TED 論壇演講中,這位身為義消的男子,以一個看似詼諧卻動人的救火故事,替我們上了一堂充滿啟示的課。這篇演講的難度可謂淺顯適中,字彙能力的要求並不高,但是同學們需要體會的是:一篇沒有超過你字彙能力,但是卻有許多「連音」的英文演講。
衝入火場 只為搶救一雙鞋?
這位名字叫做馬克(Mark Bezos)的義消回憶述說他在一個小鎮,執行他第一次的救火任務。身為義消,進入火場救火是馬克正職工作以外的義工職務。而義消的角色是支援真正的消防隊員。為了要投入火場救火,心中充滿理想的「義消」必須要及早趕到,才能投入戰鬥而「有火可救」。在馬克第一次出任務時,他以「飛快的」速度趕到失火現場。他是第二個趕到的義消,所以他認為自己能夠進入火場「施展抱負」的機會挺大的。馬克這麼說:

I remembered my first fire, I was the second volunteer on the scene, so there was a pretty good chance I was going to get in.

馬克用了幾次「get in」來描述他「進入火場」的動作。「get in」的「t」因為前後有母音,常會轉化為[d]的音,[d]又與「in」的[0n]音連接,使「get in」連音成[gG.`d0n],所以你會一直聽到[gG`d0n]。不熟悉連音的人,有時候會在一連串的英文中聽不到這個如此簡單的片語。

在馬克之前到場的第一位義消在火場總指揮的任務分派下,成功地在火場裡救出了在外焦急守候的女屋主的小狗。這個功勞看在馬克的眼裡,好生羨慕。他希望自己也能立下大功。於是他期待著火場總指揮能分派給他「重大的任務」。

就在此時,火場總指揮指派馬克「衝入火場,穿越熊熊烈火與其他救火員到二樓主臥房去...,搶救一雙鞋子」──「get a pair of shoes」。

這個故事的高潮──「get a pair of shoes」,你不要小看這句五字短句,它的裡面就有兩組連音。「get a」的「t」因為前後有母音的緣故,常會轉化為[d]的音,[d]又與「a」的[D]音連結,使「get a」連音成[gG.dD]。「pair of 」的「r」與「of」的[Dv]音形成連音,使「pair of」連音成[pG.rDv]。結果,簡單的「get a pair of shoes」,因為連音而聽起來像[geda paira shoes]。

義消馬克後來搶救了這雙鞋子!在這篇長4 分鐘的演說中,馬克的用字都很簡單。若是你聽不太懂,很可能是你不習慣英文這種拼音語言的「連音」。你想知道女屋主後來因為這雙鞋而做了什麼事嗎?你想知道為什麼一位義消搶救的一雙鞋會是令人感動的一門生命之課嗎?最重要的,你想克服英文聽力的「連音」嗎?快去 TED 菁英論壇 Check it out !

from:多益情報誌

stark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